彩彩彩彩虹君

这跟我是个冷酷的樱饼又有什么关系🐴

https://peing.net/zh-TW/wojiaocaihong?event=0
大概是提问箱,有没有靓女靓仔来彡

拿出以前拟人079的没加滤镜的版本企图二次骗赞.jpg

论我如何把一张画画的根本看不清脸.jpg

【人們將那稱之為「閒言」
比起怎樣的音樂都來得更令人上癮 !】

用彩虹笔刷试了一下。
尽管有点怪怪的但莫名带感
对不起了999【哭】

SCP-999
http://scp-wiki-cn.wikidot.com/scp-999

彩虹兄弟之竹鼠亚种虹源玲子该如何烹饪【严肃】

已得到占tag许可【听起来好制杖】?】

墨者写作是真的真的好玩

10000字的文……膜拜

DRᴉɥ:

“是忍国的手段,除了忍者,无人能在悄无声息的情况下杀死权道兄。”


  


“忍国?可是我们未曾与忍国结仇,他们又为何要杀死权道将军?”


  


“是因为他们动了贪念。布国分成两部分,交战数回,已经有精疲力竭之态,故此两方都暂且休整,而相邻的忍国又怎会放过这一机会。”


  


“布国只是小国,他忍国如此强大的一个国家,为何偏偏要来动我们的心思?”


  


“如果地上有一叠钱财,就算是量少,你也会将其捡起。就算你用不着,也可以将其转送与人聊表心意。天下有三大国,宁国最大,是为霸主,萧国居中,是为权衡,而这忍国则是其中最弱之国,自然需要借花献佛。”


  




“您的意思是说,忍国是想将西布攻下,继而送与箫国?”


  


“不,他要送给宁国。宁萧忍虽说是三大国,但是萧忍二国合起来也未必比得过宁国,这就是宁国被称为霸主的原因。若是将我这内乱的小国送给宁国,找机会和宁国搭上桥,合力先把箫国干掉,忍国才有机会。”


  


“何出此言?您也说箫国是权衡之国,没有了箫国,宁国不是更容易攻占忍国了吗?”


  


“青宁之国在北,萧忍两国却在南,若是宁忍合力攻下箫国,得利的肯定是忍国,这就是借远打近。”


  


说话的是太枫画和一位年轻将领,由于浮世辉此人心性浮躁,与平和的太枫不合,故早已离去,接替浮世的就是这一年轻将领。


  


太枫颇有要收他为徒的打算,行军打仗,事事都说与他听。


  


“那么,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呢?”


  


“忍国杀的是权道,而权道正是六个月之前攻杀东布的大将军,所以不明其中道理的将士一定会对东布充满怨气。但我们不可出兵。”


  


“是因为我们如果一旦开战,就会有人在旁边坐收渔翁之利。”


  


“没错,忍国这等大国并不屑于亲自动手,他更想直接把我们捡起来然后拿去送礼,我们若是交战,正应了他的意。”


  


“那将军您认为如何?”


  


“继续观望。”


 


……


  


“权道千达死了。”


  


绘见说出这个消息的时候,却看到竹原早已经带着伤心的表情了。是的,竹原的消息比谁都灵通,根本不需要绘见来查,他早就知道了。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被叫做三大将么?”


  


“不知道,愿闻其详。”


  


“世间有三个大国,数十小国,先主念我三人兄弟齐心,故以一直稳定的三国关系来命名我们,就叫布国三将。”


  


“原来如此,三将之名原来出自三国。”


  


“如果可以的话,我怎么也不会和他们站在对立的战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竹原没有哭泣,但他的表情比哭出来还要难受的多,绘见不忍看此模样,便出去了。


  


自攻回乾晋二城已经过了六月,绘见参军也已经快一年了,在前半年时间里,东布西布交锋不断,各有胜负,换来了这六月的和平。但这和平又要被打断了,权道的死,一定会引发进一步的战争。


  


西布若是全军出击,定会将东布夷为平地,东布国主不得民心,就是危急存亡之际,也是天天吃喝玩乐照常,只要有一天不换了这国主,东布就一天都不能安宁,绘见知道竹原已经动摇了,如果西布攻下孟城,立王子为国主的话,就成了大义之师,竹原到时候内心也肯定会支持西布。


  


竹原只所以留在东布,是受了先主的恩,而不是现在这个满脸肥肉的败家皇帝,绘见心里默默决定,若是竹原向西布投降,自己就随着他的决定而行。


  


因为绘见飒太郎,不,贝里惠美,她爱上了竹原泰智。


  


也许竹原已经不记得了,但她永远记得,那个说长大了要当将军的小男孩,和那个说长大后要辅佐将军的小女孩。


  


永远都不会忘。


  


……


  


忍国,忍道城。


  


“国主,我们为什么偏要打这布国?若是要寻一小国赠予青宁,何不直接攻打恩国?”


  


“我们把布国献给青宁,他们不敢收,但是却会承载我们一份人情。”


  


“您的意思难道是……我明白了。布国靠着我们忍国,若是青宁要收的话,就得派兵过来驻守,布国虽是小国,但五脏俱全,要守也是件难事,这等分散兵力之事他们不可能会干出来。”


  


“青宁的宰相是那个万松李,此人是有大智慧的,不可能看不出我们此计,也不会看不出我们是想和他们结盟一同攻打箫国。”


  


“臣有一事不明。青宁如此强大,对付我们其中一国并非难事,并不需要与忍国联合啊,我们只需要许诺忍国不发兵支援萧国,让他们互相残杀,再收渔翁之利。”


  


“你觉得,以万松李的智谋,我们如果按兵不动,他还会攻萧吗?估计直接过来打忍了。说话先动动脑子,就算是被箫国消耗过的宁国,我们也最多只有一成胜算。”


  


“宁国竟如此强大?”


  


“为何叫青宁?青,取的是清净的清这个意思,宁则是安宁,在此乱世独保清净安宁,这就是大宁国之威,我们没有任何办法抵挡,只能在暗中下手。”


  


……


  


“权道京达,看来你很生气嘛。”


  


“杀我兄弟之仇,我怎可不气?我定要将这东布竹原千刀万剐。”


  


“诶诶诶~这就是情报问题了哦,你的弟弟可不是东布那个小竹原杀的,他没那个能力。能杀人于无形的,世间只有忍国之人可为。”


  


“你的意思是,忍国从中作乱杀了我弟弟?”


  


“没错,忍国估计是看二布相争,他好捡个便宜捞点油水,为了让他们的战争变得更激烈一点,特意杀了权道千达。”


  


“我要……”


  


“诶诶诶,我知道我知道,你想说你要灭了忍国对吧?醒醒吧,如果我们出兵攻打忍国,肯定会惊动箫国,箫国那种喜欢权衡的国家,肯定会出手阻挠。”


  


“那我就去把他们国主杀了。”


  


“哇,不要吧,人家忍国国主好可怜哦~不过如果你能杀的话,大家都欢迎哦。喂,你真去啊!”


  


权道京达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留下这个说话有些阴柔的男子一人于宰相府中。


  


这个阴柔男子正是忍国国主提到的万松李,青宁大宰相,天下智极之人,他看权道远去,坐在主位上玩起了自己的头发,嘴上念念有词。


  


“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


  


东布和西布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张,围绕着虹晋之地,两国驻守军队遥遥相望,虽有加强兵防,但谁也不出兵。


  


估计是六个月的和平日子过惯了,面对这种事情,老百姓怨言颇深,特别是晋城百姓,换主已有数次,好不容易得到的安宁,又变得两军之间的紧张兮兮。


  


“你说这太枫为何加强虹下兵备?”


  


“虹下之地,上可攻虹上,晋城,下可攻坤城,乾城,此处进退皆可,一旦开战,我们根本不知道对方想攻哪里。”


  


“原来如此,太枫是想让我们二选一,但是对方目标是在孟城,从晋虹到孟城还要再攻寿城,如果是坤城这边的话就能一举逼近。所以其实就是弃炮保车,必要时我们应放晋虹保乾坤二城。”


  


“没错,乾坤二城尤其重要,晋虹虽然易守难攻,但是我们既然本就不攻,便谈不上难不难攻了,丢了晋虹问题不大。”


  


“但是,主要问题是,对方会不会攻过来。”


  


“权道之死,大概是他国作乱,想要挑拨我们继续争斗,不过太枫不会意气用事攻打过来,但……”


  


“但……?”


  


“没什么。”


  


话题结束,气氛变得尴尬,竹原急于找一个新的话题研讨,突然想到。


  


绘见自从参军以来,就像变了一个模样,和初见时的俊俏不同,现在的绘见依然俊,但是是一种类似男子的俊美,竹原估计这是某一种易容术。


  


“绘见,你是用了易容术么?”


  


却没料到绘见听了这一问,竟然神色变冷,转身走出府外。


  


……


  


“将军,您为何说要按兵不动,却做好出兵的准备呢?”


  


“做给忍国看。让忍国感觉我们剑拔弩张,战争无可避免,但是我们只不过是演给他看。”


  


“您是担心,若是我们不演,忍国可能会不耐烦直接出兵将布国灭掉?”


  


“东布还好,起码是正统皇室,忍国出兵碾压就有不义的嫌疑,但是我们虽然另建布国,却是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国主,忍国要灭我们,没有人会说什么的。这样的话,还不如假装自己是忍国的一把工具,这样还能保证自己不被灭亡。只要不灭亡,总会有转机的。”


  


“一切谨遵将军教诲。”


  


……


  


“国主,这该如何是好?那个权道京达找上门来了,已经杀了我们好多人了。”


  


“啧,我一开始以为只是名字相似,没想到此二人竟真是兄弟。他的要求是什么?”


  


“他……他说,要取您项上人头……”


  


“就算他是青宁大将军,也不见得这种武功能比过本国忍术,让云社云去对付他。我的人头,还不能交给他。”


  


“是……”


  


话说这云社云,乃是忍国数一数二的高手,让他对付权道,说明忍国国主已经将权道放在了非常高的位置。


  


……


  


“你就是忍国国主?”


  


权道京达看一人从城内走出,故问道。


  


“在下云社云,并非国主。”


  


“那你走开,我不想伤及无辜,只想取你们国主狗命。”


  


“那这遍地尸首,又是何物?”


  


“你烦不烦啊,若不是他们拦路,怎可能招来杀身之祸?说到底,如果不是你忍国伤人性命,将我弟弟杀害,怎会有今日我上门问罪?”


  


“阁下之意,为正义而杀人就是正确的,是吗?”


  


权道被这人绕的有点烦了,一拳向其轰去,却看对方连躲都不躲只是负手而立,不禁松了半分劲力,但是松了劲力以后拳劲还是十分强大,正势如破竹逼向云社云。


  


可就在其要打到云社云的一瞬间,云社云消失了,这一群就如同打在了棉花上一样,让权道十分难受。


  


“阁下不是我的对手,请回吧,忍国国主是我要保的人。”


  


原来云社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权道的身后,并站在后面对权道说出这番话,权道愣了几分,一回头,竟然对方也不在了身后,整个人彻底不见了。


  


“忍国竟有如此高人,是我大意了。”


  


权道内心清楚,就在他楞那几分的时候,敌人就可以将其杀死了,若是那个云社云对自己有杀意的话,估计自己已经不在世上了。


  


难怪万松李会质疑自己是否能杀,看来他早就知道忍国有如此高人,但却没有告知,故意放我过来,估计是想试探忍国的实力。


  


被当成棋子使让权道变得很生气,特别是他刚刚死了自己的兄弟,怒气还没有消,可是理智告诉他必须离开,不然自己只有葬身此处的结局。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


  


大国与大国之间的事情,自然只有大国能知晓,权道闹忍的事情,布国等小国不可能知晓,但是箫国却会知道。


  


箫国又名蕊因国,因为国主世代由萧姓任之,故得箫国之名。由于实力在三国中处于中间的位置,故也有均衡之国的说法。


  


“萧晋藤,你就这样放任其他两国行动,毫无反应?现在的情况可是十分危机,我们若是再没有措施,怕是要被宁忍合攻啊。”


  


“你怎可直呼国主名讳?”旁边一位小侍卫怒斥道。


  


“无妨,你们先下去吧,让我和他慢慢说。”


  


“是。”


  


待侍卫都下去后,国主继续说道。


  


“宁国不会答应忍国的。万松李被称为智极,并不是口号而已,他就算许诺忍国要合盟,也一定不会合盟。我和他曾是是师兄弟,很了解他的德行。”


  


“你说,万松李会许诺合盟,为何这么说?”


  


“他是个很有野心的人,青宁之主这个位置,他想要。”


  


“我明白了。”


  


……


  


“万松李,你是故意的吧。”


  


“哎呀小京不要那么生气嘛~”


  


“我差点就被人弄死了,你跟我说不生气?为了试探实力,居然要搭上我的性命,你好歹毒。”


  


“所以说,不要生气啦,我怎么可能会让你死呢?你是绝对不会死的……况且,可是你自己要去的,怎么能怪我呢,你说对吧?”


  


“你……”


  


“你什么你,我什么我,好了好了既然回来了就好好休息吧,不要想那么多了。”


  


权道心里怀疑,但还是离开了宰相府。


  


“云社,看来你还是没有解开心结啊。”


  


只有一人的宰相府,万松李叹道。


  


……


  


虽然接下来没有灵感了但是因为墨者写作的码字锁定让我不得不引出接下来的故事,总之就是,那个之前叫浮世辉的那个暴躁老哥忍不住了,带着自己的兵给东布晋城来了次偷袭。


  


我靠,本来就剑拔弩张的情况,你西布带兵偷袭?这不是宣战么,哦豁,完蛋。


  


然后太枫画已经阻止不了事态的发展了,只能增援浮世,就算他再怎么心态问题,也是自己曾经的属下,你不救就一点道理都没。


  


简单点说,就是太枫在那考虑了很久天天日理万机,可是浮世绘阿不,浮世辉这个心智不成熟的人,挑起了战争。


  


虽然这个偷袭打的东布措手不及,若是正常对阵的话绝对是一招妙棋,但是。


  


“这是天要亡我布国么。”


  


太枫画还是淡然的样子,但是年轻将领知道他这是装出来的淡然,这位神算之人,已经算到了布国的毁灭。


  


“将军,我们出战吧,无论输赢,只要结束了就好。”


  


“好。”


  


……


  


“晋城失守了,敌军一路攻到了虹上,目前虹上也快要被攻破了。”传令兵说道。


  


“让晋虹所有守边将士后撤至寿城,乾坤二城留下必要的人马,其余人全部人给我在寿城集合。”


  


……


  


寿城城外,西布大军排列肃整,竹原在城墙上望着,说道。


  


“这次他们和坤城那次不一样了,这次是全军出动,看来势必要一举攻破寿城,直拿孟城。”


  


“我们打不过他们。”绘见断言道。


  


“我知道,我们绝对打不过,但是必须得打。”


  


……


  


“如何攻城?”


  


“回将军,竹原之所以坤城一役能胜将军,是因为我军将士轻敌,再加上竹原不按常理出牌的做法,让将军心有疑惑。而现在我们已经摸清了竹原的战略,强攻即可,他们并未召集全部兵马,根本无法抵挡。”


  


“没错,他们一定料不到我们会竭尽全军之力从晋虹突破,因为这是以命换命的做法,如果我们这么做,他们就可以攻虹下,再拿福城,但是这种以命换命很值,若是能得孟城,就是送他三座城池也好。”


  


若是不夺孟城,忍国随时都可以灭了西布,名不正言不顺的国家,天下人皆可诛之。


  


“将军高见。”


  


……


  


虽然竹原亲自上阵,但是依然比不过全军出动的西布军,只好边打边退,孟城终究是失守了。


  


西布到了孟城,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了王子,立其为西布国主,西布自此才变成了一个国家。


  


虽然东布乘此机会,夺回了虹下和福城等地,但是由于西布有了国主,让不少东布百姓因此叛变,居然自称西布军,将东布的军队赶出了这两地。


  


西布一路攻占,连同乾城,坤城,布川等地,一路攻了下来。


  


乾坤尽失,东布天地,没了。


  


……


  


“这个西布果然还是忍不住出动了啊,好生凶猛,一次进攻连攻下七城,这也是军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例了。”


  


由于忍国的介入,萧国对于布国这一小国动向也掌握了很多。


  


“前无古人?请不要忘了当年万松李带青宁兵的时候。”


  


一夜之间,同时灭了四国,而这只是连续攻占了七城罢了。


  


“不过我倒是很想问,既然你两是师兄弟,为何不将此等天才留在箫国?”


  


“你可知武极是谁?”


  


“武极……世间不是只有智极,何来武极?”


  


“皆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但是这一句不适用于两个人,一个叫做万松李,一个叫做云社云。而且也许是命运使然,我做错的一件事,让这一个智极一个武极,都陷入了深渊。”


  


……


  


“将军,已经查明了,您说的那个云社云,是箫国的顶尖高手,人们私下里把他叫做武极。”


  


“武极?可是我遇到的明明是个忍者。”


  


权道京助自那次遇到云社云以后,就让手下的人到处搜寻此人信息。


  


“这个武极,并非只练一种武功,任何功夫,他都能手到擒来,是一位天才,所以他会忍术也不奇怪。”


  


“可是他,为何现在不在箫国呢?”


  


“三年前,有一位叫绘见飒的人,与云社云较量了一场,那一场云社虽然赢了,但便就此离开了箫国。”


  


“太奇怪了,三年前,一定发生过什么事情。我一定要搞清楚。”


  


……


  


东布西布交战于抚合谷,东布依旧是节节败退,对于这样的战况,竹原已经变得十分疲劳了。


  


“绘见,你知道我在想什么么?”


  


“孟城失守,西布成了正统的国家,你想离开这个腐朽的东布投靠西布,对吗?”


  


“是的,这里已经没有我留恋的东西了,我有好几次,甚至想讲城池都让给太枫画,我无数次想象他攻破孟城的那一天我会怎么做,但是,一直到现在孟城真的失守了,我也还没想好。”


  


“一切由你决定,竹原将军,我说过我愿追随你,无关东布还是西布。”


  


……


  


“将军,东布有使者求见,我们要杀了他吗?”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既然我们已经是带着正义讨伐昏庸国主的军队,我们就不能干不义之事。”


  


“带进来吧。”


  


年轻将领将使者带进来,正是绘见飒太郎,因为若直接让竹原来投诚,估计是先被当做俘虏捆起来放进牢里,而绘见只是一个没有名气的兵卒,可以为使者。


  


“敢问使者前来何意?”


  


“太枫将军,我听说您与竹原将军本是好兄弟。”


  


“没错,兄弟之谊太枫从未忘记,就是现在,我也未曾不把他当兄弟。”


  


就算是两军交战,竹原杀了太枫那么多部下,竹原也依旧是我兄弟,就算这会引起手下们的不满也无所谓。


  


“其实,我是来商量投诚之事的。”


  


“投诚……难道是……”


  


“竹原泰智将军,本因为西布乃不义之师,念先主之恩而为东布效命,如今西布有了国主,将军自然不会再帮东布国主如此昏庸无能的人。”


  


“好……真是太好了!竹原兄若是能来,我就能安心了。”


  


……


  


“将军,竹原在坤城之战如此狡诈,你确定这次他不会使诈?”


  


“你想的我自然想过,但是我相信,他就算是再怎么于战役上算计,也不可能会算计我的。因为我们是兄弟。”


  


年轻将领看到太枫如此镇静,也安心了。


  


太枫一夜没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过于兴奋


  


第二天,竹原果然带兵投诚,全军没有带兵器,只穿着盔甲就来了。


  


“竹原兄!你真的没有骗我。”


  


平时淡然的太枫画,估计是因为故友重逢,竟然有些失了威风,变得像个小孩一样大喊。


  


估计这世上,也只有在竹原面前,太枫才能这样了吧。


  


但是,异变突生,就在太枫喊完这句话以后,突然乱箭从天而降,射向手上没有任何武器的竹原等人,一时间,兵卒们纷纷死去。


  


竹原满脸不可置信地看向太枫画,却见他眼神里也是不可置信,却有些安心了。竹原身中数箭,眼前已经变得一片模糊,在那一瞬间,他看到了三将一起游山玩水的画面,看到了他们结义时的样子。


  


最后,看到了那个邻家女孩。


  


“你要是当上将军的话,我就当你的军师!”


  


“你是女的,女的不能参军的。”


  


“那我就女扮男装。”


  


原来,是你啊。


  


……


  


箭的数量太多,绘见虽有武功,但也连自己保命都是问题,根本没有办法去帮竹原。


  


而竹原为了确认太枫有没有背叛自己,站在原地看着太枫,这导致他变成一个活靶子,很快就中了数箭。


  


这一幕恰被绘见看到。


  


“和我习武的话,就要记住,绝对不能用我教你的武功去杀无罪之人。”师父的话在耳边响起。


  


“不行,虽然你武功高强我承认,但是这行军打仗啊得靠计谋,怎么可以让你一人冲锋陷阵?”然后是竹原的话。


  


母亲的话,村民的话,兵卒的……无数人的话好像同时在此刻响起。


  


“如果你使用易容术的话,就再也变不回去了。”“就你那点三脚猫功夫”“假小子跟着乞丐”“没教养的人”“不就是长得好看了点被竹原将军看上了呗”


  


绘见的脑子变得十分混乱,与此同时,她身边似乎形成了一个类似防护罩的东西隔住了箭雨。


  


绘见飒,乃天下第一人,三年前与人称武极的云社云一战后,终日站在布川村村口处,收了一徒弟,为之取名绘见飒太郎,绘见飒对徒弟只有一个要求,不可杀无罪之人。


  


绘见飒太郎习得了绘见飒所有武艺,本已可以以一人之力抵万军,但是竹原一直不肯,于是绘见飒太郎也从未展现出自己的实力,并与竹原泰智约定,平时最多只使用半成实力,于是绘见飒太郎以计相辅,从不出示实力。


  


周围的箭雨已经停了,估计是看到箭在射向绘见时会偏转轨道,认为过于诡异,于是停止射击。这场箭雨与太枫画无关,是浮世辉私下找到大家,让他们射击的。


  


本来一同前来投诚的人,只剩下了一个男子,此男子面容俊美,可与女子相比较,但是此时脸色却冷到彻底。


  


“你们都有罪。”


  


说出“罪”这个字的刹那间,拿着弓箭的人竟然都突然到地,身旁人往后看时,发现这已经是一具具无头之尸。


  


“魔……魔鬼。魔鬼啊啊啊啊啊!!”


  


来此接应的西布军陷入了慌乱,对于这匪夷所思的现象,他们乱了阵脚到处乱跑,但是这样并没有阻止绘见的杀戮,他抢过了身旁兵卒的刀,见一个杀一个,没有放过任何人。


  


竹原泰智死了,绘见飒太郎要让所有人都偿命。


  


……


  


这场战役的具体内容并没有记录在史册之中,人们只知道,抚合谷之战是两布战争的转折点,从此战开始,绘见大将军一路带兵过关斩将,西布国的城池,看到带着“竹”字的旗帜,没有不打开城门让行的。


  


但是这位绘见大将军最后死了,死在了一个叫布川村的小村子,专家分析,应该是布川村的人通敌,然后村民害死了这位名将。


  


不过仍然有许多未解之谜,如绘见大将军为什么不一举攻下西布,又如绘见为何不杀太枫画,这些事过于久远,到今天已经无法解释了。


  


不过可以知道的是,西布在绘见死后重振威风,将东布一举攻下,布国终于再一度成为大一统的国家,但是由于两布之争过于消耗国力,这个刚统一不久的国家,很快就划入了当时霸主青宁国的版图。


  


布国历史,就此结束。


  


……


  


哎呀,虽然刚才已经讲到现代的新闻了,但是我定的是一万字啊,现在才说八千字,十分痛苦,所以我们只能切回古代去了。


  


话说啊,有一个青宁国,对就是青柠味的汽……个鬼啊是个国家啦,这个国家呢是这个战国时期最强的国家,怎么个最强法?


  


国力强横,人才辈出,总之就是很强。


  


而且这个国家的宰相啊,还是当世智极的万松李,其实这个名字是我使用了墨者写作的随机取名功能得到的名字,我一开始没想到这个名字的,然后这个当世智极呢,他有个小小的阴谋,就是想要当上宁国国主。


  


你问他为什么?那就要从四年前说起啦。


  


好多好多年前鸭,有一对师兄弟,一个叫做萧晋藤,一个叫做万松李,顺带一提萧晋藤,我真的是没有嘛名字好取了不要打我。


  


他们呢,谁都不服对方,都想争做师兄的位置。


  


于是他们就约好了,举行一场文斗来决定谁当师兄,最后虽然是万松李赢了,但是师父觉得这很胡闹,还是让万松李继续当萧晋藤的师弟。


  


万松李在此时,就与萧晋藤结下了怨,虽然只是小事而已,但是它切切实实是引发后来很多事情的根源。


  


可是我不想讲了呀。我好累啊。我还没吃饭我好想吃饭啊,我为什么要定一万字,我为什么要折磨自己,临风哭泣。


  


咳咳,说回正题,我们在前面呢也知道了有个叫云社云的,这个人呢当时就,唉我吃口柚子再说顺便凑凑字数还有一千多了,这个人呢当时就是一个心怀正义的小伙子,每天都想着怎么匡扶正义,听说了万松李的事情,觉得是萧晋藤的错,就想去教训教训这个萧晋藤。


  


哇我上一段写的好长……当时云社云是人称天下第一人绘见飒的弟子,于是自我感觉十分良好,觉得自己是太平洋警察,于是就什么都想管嘛,就管到萧晋藤头上去了,可是萧晋藤这人可还有个身份。


  


蕊因国国主的儿子,那就是王子呀,那势力能不大么,就找人来打云社云。


  


云社云因此,伤害了无罪之人,堕入了魔道。


  


绘见飒的武功必须要使用者不能杀死无罪之人,这个无罪指的是罪名,没有身披罪名之人不可杀,否则就很容易入魔。


  


云社云和绘见飒太郎,都入了魔。


  


这就是为什么萧晋藤说他让云社云陷入了深渊,而因为云社云是为了给万松李打抱不平而这样做的,万松李也被逐出了师门,这就是为什么萧晋藤说他让万松李也进入了深渊。


  


云社云为人间正道所不齿,因为他入的是魔,只能逆向运功,所运之气是逆气,大概就是镜面异构的感觉,可以这很化学。


  


万松李也好不到哪去,在那个年代的箫国,被人赶出去的学生是不能够再找老师的,更何况他还得罪了王子殿下。


  


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争强好胜,要不然就会像万松李,落得这样的下场,而且不要多管闲事,不然你可能就变成云社云。


  


我再吃口柚子。


  


我还吃口花生。花生真好吃。


  


不对不对,现在不是扯这些的时候,我刚才只是大概把这四人的关系给理清楚,首先,万松李和云社云是好朋友,然后萧晋藤是万松李的师兄,就是这样,其他的如同云社云为何成为武极而且和自己师父打架啊,万松李找不到老师怎么搞成的智极啊。


  


这个全靠个人想象。


  


……


  


“为什么要这布国?你明知我们派兵过去驻守布国的话会分散兵力。”权道京达还是往常那样大嗓门,对着人称智极的万松李大喊道。


  


“当然是布国有用啦,那个叫太枫画的,我很喜欢。”


  


“就因为你喜欢一个人,就要把兵力分散到那么远的地方?”


  


“放心啦放心啦,忍国本来就觉得我们不会接手,此时我们接手了反而他们没有对策。”


  


……


  


“他们派兵驻守了布国,布国现在已经是宁国版图的一部分了。”


  


“真是没有想到,以万松李的谋略居然会不知道分散兵力这个事情,该不会是有恃无恐吧。我们并不知道宁国究竟有多强,所以有些认知局限了,也许他们就算接手布国分了兵力,也不会影响什么。”


  


“如果是这样的话,宁国真是太可怕了,不亏是智极所在的国家。”


  


……


  


“万松李接手布国了,萧晋藤,你下一步怎么打算?”


  


“我们只能继续观望,跟外界宣传我们是和平主义者,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出兵。”


  


“是。”


  


……


  


“其余两国没有轻举妄动,不亏是你啊宰相。”


  


“接下来,就要靠我演一出戏了呢。”


  


“戏?什么戏?”


  


“若是告诉了你权道京达,那岂不是全天下都知晓了~”


  


“你……!”


  


……


  


“国主,是万松李寄来的信。”


  


忍国国主打开了信,看到上面写着的东西,不禁大笑了起来。


  


“果然啊,就算是智极之人也会贪恋权利,好,那我就成全你。”


  


“国主……?”


  


“传我命令,命忍者村的忍者集结,这次的暗杀对象是赵坤胜,青宁国主。”


  


“您为何要杀他……”


  


忍国国主将信丢那人脸上,仰头大笑走了出去,那人捡起信件,看到上面写道。


  


“借忍国之力杀赵坤胜,如果事成,则许诺宁国与忍国一同进攻萧国——万松李”


  


……


  


“宰相,你的意思是,你要我陪你演这出戏?”


  


“是的哟,小赵赵,放心啦那些忍者杀不了你的。”


  


“既然宰相都这么说了,那我自然相信,不过,为何要演呢?”


  


“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进攻忍国了,而且箫国阻止不了,小赵赵你可知,什么是天下一统?”


  


赵坤胜眯着眼睛,对这个智力极高的宰相,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可没想那么远,我不过就是你弄来的傀儡国主不是么?”


  


“傀儡国主你还能这么和我说话么~总之听我的啦。”


  


“好。”


  


……


  


好了,因为只有五百字我就能出去了,现在让我们放眼史书记载吼,上面说呢,宰相万松李想当国主,天天都想着怎么杀国主取而代之,但是一直找不到机会。


  


而这个机会有一天出现了,国主要出行黑伊仁寺诵经,这是要出城的,宰相立刻抓住了这个机会,联系了在忍国的忍者们刺杀国主。


  


但是,最后国主没有死,一位叫桑静田良的武士,杀死了所有刺杀的忍者。在遭到刺杀之后,国主十分惊恐,一番搜查发现是宰相动的手脚。


  


国主心地善良,由于宰相为国贡献太多,只是将其关入天牢,并未处以死刑。


  


另一方面,发兵忍国,因为宁国占了理,箫国并没有帮助忍国。


  


忍国就此在历史舞台上退场,大国只剩下箫国和宁国,不久之后,宁国发兵箫国,也是以绝对完胜之姿态灭了箫国。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宁国各处征战,将各小国逐个吞并,最后结束了这一整个战国时代。


  


在历史学家的评价之中,这个宰相被冠以贪婪的形象。


  


“讽刺的是,他为了一己私欲的行动,居然直接帮助了整个青宁完成大一统,他也算是另类的功臣吧。”


  


……


  


“云社,我要你保护宁国国主,你愿意么。”


  


“可以,不过你真的决定这样做了吗?”


  


“千古骂名又如何,赵坤胜是我师父的亲生儿子,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便助我这弟弟当上千古至尊吧。”


  


那一晚万松李的笑声,在宰相府的门口都能听见,后人将之记载


  


“宰相自以为自己计划周全”

越来越水了——【指画画
【诚恳土下座】
@思想断绝